<dl id="1itg7"><ins id="1itg7"><nobr id="1itg7"></nobr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1itg7"><ins id="1itg7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1itg7"><ins id="1itg7"><thead id="1itg7"></thead></ins></dl>
  1. <output id="1itg7"><font id="1itg7"></font></output>
  2. <output id="1itg7"><font id="1itg7"></font></output>
  3. <sub id="1itg7"><address id="1itg7"><u id="1itg7"></u></address></sub>

    论坛广播台
    广播台右侧结束

    主题: 边界6 他们不是人类

    • 开城刀客
    楼主回复
    • 阅读:2391
    • 回复:1
    • 发表于:2017/5/5 12:09:49
    1. 楼主
    2. 倒序看帖
    3. 只看该作者
    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开阳社区。

    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
    简介:这是一部以开阳为原型背景的一部科幻魔幻悬疑小说,目前己经签约铁血,?#19981;?#31867;似小说的朋友可以看下,互相学习

    第六章     他们不是人类

        进入包间,郭豪打开?#26494;?#27874;手上的手铐,沈波伸了两个懒腰,揉了揉腕部,兴致脖脖地望着墙上的装饰画,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:”不错吧,我的大作。“  郭豪看了两眼,点?#35828;?#22836;:”不错“说完掏出香烟,扔了一支给沈波,自己点上,示意沈波坐下:”现在我们来谈谈正事。“
        沈波坐下,点燃了香烟,不一会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奉上,沈波搅动了两下,轻啜了两口,对郭豪伸出了大拇指:”你真有面子,正宗的拿铁。“
        郭豪轻啜了一口:”别整那些废话,?#25512;?#20320;小说中的案件细节,我就完全可以定你个杀人罪,你信不信?“
        沈波慢慢将杯子放在坐上,沉默了一下:“你信不信有上帝?”
          “我拉你到这里来,不是和你谈信仰的。”
          “半年前,我决定写一部现代写实悬疑小说。”沈波?#20102;劑似?#21051;,慢慢开口:“我?#19981;?#25351;环王那种深蕴民族文化的小说,我认为小说的生命是民族文化与人性的结合,所以,多年来我一直不写现在流行的玄幻小说,那些东西太浅薄,没有灵魂的文学注定只能是快餐。”
           “于是,你就开始搜集素材?”郭豪问
        沈波摇了摇头:“没有,我知道?#23452;?#20986;来你不信,但我只说我经历的与我看到的,当我决定下?#25163;?#21518;,灵感有如泉涌,每天晚上我都会看到许多幻象,这些幻像很奇怪,很多人我都没印像,但又很清晰,仿佛就是活生生的一样,这些幻像很奇怪,很多人我都没印像,但又很清晰,仿佛就是活生生的一样,我将这些凌乱的幻象整理起来,于是,就有了这四宗连环杀人案,起初我为自己的灵感感到兴奋,你如果经历过创作,你就应当知道,像我这个年龄灵感还能如泉涌实在太少了,我?#34892;?#19978;天赐给我无限的灵感,我感觉我的思维能够自由的穿梭时空,真到有一天,我发现一切都变了。”
           “就是昨天?”郭豪慢慢地喝着咖啡,仿佛在与老朋友聊天?#35805;悖?#19982;先前的紧张恐惧判如两人。
        沈波点?#35828;?#22836;:“其实开县这个地方并不大,之前在乡下发生的三起案件城中各种版本?#21152;校?#20294;我没有见到过现场,所以,?#23452;?#28982;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还不至于太紧张在意,直到昨天,我亲眼看见了蓝色火焰,更让我恐惧的是,我看到了你,与我的幻象中的一模一样,就从那一刻起,我知道,我摊上大事了,?#26131;?#26202;一晚没睡,说出来你也许不信,如果你不来找我,我?#19981;?#21435;找你。“
           ”为什么找我?“郭豪揶揄地一笑:”你不如去找个巫师。“
        沈波也轻轻一笑:“我知道,如果别人跟?#23452;?#36825;些,我一定当他是个神精病,但你好好想想,我能不能接触到你们市?#20540;?#26723;案?我能不能接触到谢婧母子?我能不能接触到开县刑警队与霍巡?我又能不能接触到每?#40644;?#26696;发现场?”
        沈波自嘲地?#40644;?#22068;:“我只是个草民,我就是费尽全力,?#27493;?#35302;不到那些机密,更何况,两年前你们?#25237;?#25105;实施不间断监视,虽然你们没有明说,但我不是傻子,派出所与居委会最?#19981;?#26469;我家窜门,如果猜得不错,你们应该有我独立的档案记录,你完全可以调查案发时间我的行踪记录,我有没有作案时间,有没有作案条件?”
        郭豪?#37202;?#36523;来,细细地打量着墙上的装饰画,慢慢开口:“我不懂?#24080;酰?#20294;我能看出来,你的思维很开阔,无论是布?#21482;?#26159;色彩都能准?#36820;?#34920;达出自己的情?#23567;!?br />      ”你第一次出?#21482;?#35273;是什么时候?“他低头望着沈波。
        沈波思索了一下:“具体时间说不出来,大约是半年前,有时幻像很完整,有时很零碎,?#26131;?#21021;并没有把它写下来的想法,但后来有些幻像不断的重复出现,有时几晚上做的梦都完全一样,但我并没有感到不安与恐惧,我学过行为心理学,梦境不过是自身一种潜意识的表达,所谓的日?#20852;?#24605;,夜?#20852;?#26790;,便是?#22797;耍?#36825;种情况?#20013;?#20102;一个多月,我认为是难得的素材,于是我把它们整理起来,就是你今天看到的《边界》”
    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#23567;?#36793;界》?”
          “这个小城其实就是几大势力的交界之处。”
          “几大势力?那几大势力?”
        沈波摇了摇头:“不清楚,最近幻像出?#20540;?#23569;了,有时好几天才出现一次,最近的就是昨晚上,小困了一下,就看到了你今天的到来。”
         “你对这部小说有没有整体布局?”
         “没有”沈波再?#25105;?#20102;摇头:“我看到什么,就只能写什么,其实这部小说原本就不是我的作品,我不过只是一个工具,准?#36820;?#35828;不过只是一支笔,真正的作者是给?#19968;?#20687;的那个人。”
        “那霍?#39184;?#32961;赵卓是你创作的还是你看到了幻像?”郭?#26639;?#36523;,用双手支着头部,一动不动是疑视着沈波,无形中给沈波巨大的心理压力。
         “是我看到的幻像。”
        郭豪慢慢收回凌历的目光,慢慢坐了下来,再次?#20284;?#26479;子,轻轻搅动,低头轻啜了两口:“第一,?#19968;?#20840;面调查你案发时间的一?#34892;?#36394;记录,第二,没有警方的充许,你不?#32654;?#24320;本地,包括去市里。第三,小说列为警?#20132;?#23494;,绝对不能给第三个人看。你清楚不?”
        沈波略带一丝不安地点?#35828;?#22836;:“最近幻像少了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写下去。“
          “这我不管,我倒是希望你这部小说就此结束,否则,还真不知要闹出多大的?#26131;印!?br />      ”我也希望,说实话,昨天真的把我吓坏了。“
        郭豪看了一眼沈波,若?#20852;?#24605;,轻啜着杯中的咖啡,似乎是在品味,又似乎是在?#20102;肌?br />    两人对饮着,望着窗外的飞雪。
          ”能不能说说你是怎么认?#29420;读?#30340;??#21543;?#27874;坏坏地问:”你们的关系不错“
          ”没什么,五年前,我在开城办案,正巧遇上她出了车祸,是?#23452;?#30340;她上医院。“
          ”她身材不错,人又优雅大度,嘿嘿……..”沈波一边说一边舔了舔嘴角的口水
        郭豪不由笑?#20284;?#26469;:“要不要我给你们撮合摄合?”
        沈波自嘲地摇了摇头:“得了吧,我不过一吊丝,配不上她。”
        郭豪?#20013;?#20102;笑:“其实凭你的才华,只要谨慎从事,宁弯勿直,你一定会?#20852;?#20316;为。”
          “只在直中取,不在弯中求。如果我背弃我的原则,我就不是沈波了。“
          ”太刚易折,太柔易卷,你比我明白这个道理。“
        沈波轻轻一笑,举起了杯子:”谢谢你,和你聊天很开心。“

           午后时分,两人慢慢踱出咖啡馆,仿如多年的好友,郭豪道别了?#35835;冢?#25289;开车门:”上车吧,?#23452;?#20320;回去,你母亲可能也等急了。“
        沈波伸出手臂接着不时落下的雪花:”不必了,好不容易出来一次,赏赏雪景,你先回去吧。“
        郭豪回?#25151;?#20102;一眼蓝翎,若?#20852;?#24605;地一笑,拍了拍沈波肩头:”我先走了,?#32422;号?#21147;啊。“
        望着远去的警车,沈波长长地缓了一口气,对蓝翎?#23545;?#20316;了个手势:”妹子,哥先走了。“
          ”你去那儿啊,这?#21019;?#30340;雪,在这避一下吧。“
        沈波掏出手机晃了晃:“难得的好雪,我去拍些照片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蓝翎远眺着沈波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原野之中,轻轻转身回屋,轻扶楼梯上到二楼,?#20102;?#20102;一下,轻轻敲门:咚咚咚
         “进来吧”里面一男子的声音传?#39034;?#26469;。
       蓝翎轻轻推开房门,一名身着唐装的男子正在细细地品着功夫茶,他的动作很轻柔也很专业,恐怕专业的茶道师也不过如此。
        “勇哥,你们一年多没见面了,你就不见他一面?”蓝翎走近慢慢坐下
       勇哥细细品着杯中茶水,过了一刻方才开口:“极品大红袍,果然难得,真是谢谢你了。”
         “?#25250;鎩?#34013;翎露出一丝难得的温柔:“只要你?#19981;叮?#25105;就心满意足了。“
        勇哥慢慢放下茶杯:”?#25509;?#27442;来风满楼,这坐小城杀机四伏,凶险万分,我们不能出一丝差错。“
          ”我知道。“蓝翎捧起茶壶,轻轻地倒着茶水:”勇哥现在不见郭豪,一定有道理。“
        勇哥拍了拍蓝翎的肩头:”郭豪现在没有危险,我们不必在他身上花费过多的人力,就算他有危险,沈波可?#21592;?#25252;他。“
          ”沈波?就那个沈大才子?“
        勇哥沉默了一下:”他受到烈阳戟的保护。“
        蓝翎不由?#25104;?#19968;变,吃了一惊:”他是………”
           “他是先知。“勇哥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吐。

           蓝翎沉默?#20284;?#21051;:”七?#22681;?#24049;经死了四个,如果再这样下去,局面就无法?#24080;?#20102;。”
        勇哥轻轻拥她入怀:“就算我们全部捆在?#40644;穡?#20063;不是祝融的对手,如果你出了意外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        蓝翎轻轻依在他的肩头上,幽幽地说:“我希望一生一世就这样,看着窗外的飞雪,品着淡淡的茶香,平平淡淡。守着自己的爱人,到老到死。”
        勇哥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:“别说?#28010;?#27963;的,不吉利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回到刑警队,己是午后时分,赵卓己提取整理好?#26494;?#27874;的资料档案,郭豪看着厚厚的一摞档案,翻了一下日期,最远的是两年前的,最近的一份是五天前的,不由撇嘴一笑:“为了这么一桩破事,浪费人力警力两年,又不?#25317;美郟俊?br />    赵卓也嘻嘻一笑:?#21543;?#21319;到政治的高度,就是最简单的也得变为最复杂的。”
           “不过你也别说,他们的工作做得真细,平均一个星期一份报告。” 郭豪?#40644;?#32929;坐了下来,打开档案:“你仔细看过没有?”
         “看过了,我认为沈波没什么问题,他没有作案时间,据档案资料显示,他就是个文人,平时几乎足不出户,就是靠给别人做些设计来养家糊口,本来以他才华,要想在本地任何一家广告公司找到待遇不错的工作都不是难事,但这家伙天性自由懒散,上了几次班,都是他炒的?#20064;澹?#21463;不了约束。”
        郭?#28010;?#32034;了一下:“对了,你也是开城人,以前听说过他没有?”
        赵卓摇摇头:“我七年没在开城了,从高一就到市里读的。”
        郭豪点点头:“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弄清案发时间沈波的具体动向,?#20146;。?#19981;要直?#21451;?#38382;他,要走访相关单位与周围邻居,而且要注意原则,不要泄露案情。也不要惊动沈波。”
        赵卓点点头:“?#26639;?#25918;心,我知道怎么做。”
        郭豪细细看了一会档案,抬?#25151;?#35265;赵卓一动不动地站在桌前,神情专注地看着桌上的开城地图。
          “你发现么了?” 郭豪问。
        赵卓轻轻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,我就是觉得眼熟,这四个案发地点连起来的图案,我好像在?#25250;?#35265;过。”
        郭豪一跃而起,拍拍赵卓的肩头:”别急,慢慢想,想起来了,我给你记一大功。“
        赵?#23458;?#28982;走到书柜边,拉开柜子,翻了半天,?#35805;?#25235;起一本?#21448;?#25172;到卓上,指着?#21448;?#30340;左上角:”这是开城LOGO。“
        郭豪细细一看,不由惊呼出来:?#21271;?#26007;七星?。“
        赵卓拉过地图,手指不时在地图上?#28982;骸?#30475;见没有,这四个案发点就是天枢、天旋、天机、天权。“
        郭豪捧起地图,细细观量,目光越来越兴奋,?#35805;?#25918;下地图:“你去找一张?#35813;?#33180;片,依照比例画出一张七星图,我们?#21592;?#30475;看。”
        赵卓兴奋地点点头:“我这就去。”

          赵卓的办事效率很高,郭豪不过上个厕所的功夫,他己经抱着几个三?#27973;?#19982;膜片走了进来,至于绘图本身就是特种部队的必修课程,不过一支烟的功夫,郭豪己经按比例在膜片上画好了一张七星图,然后将膜片轻轻压在地图上,二人俯下身来,神情紧张地打量着被膜片覆盖的地图。
         “天枢,杨子蒲.” 郭豪手指细微地移动:”天旋,青钟镇,天机,761,天权,?#25605;?#22120;械厂,完全吻合!”
         “那……..那下?#40644;?#26696;件会发生在…….这里?”赵卓手指移动:“玉衡,龙峰镇的东陵村?”
        郭豪慢慢点头:“如果我们推想没错,就是这里。”他慢慢掏出香烟点然,下意识地连抽几口:?#30333;?#31639;找到一丝线索了。”
         “这可能是?#40644;?#26377;宗教性质的案件,要不要先向局里汇报一下。”赵卓不安地问。
        郭豪点点头:“你明天与我去一下?#20998;?#39302;与档案部门,查一下本地民间宗教组织情况,后天我再回局去,做一次详细的汇报。”
        赵卓用力点点头:“行,我听?#26639;?#30340;。”
        郭豪一笑,拍了拍赵卓:“你这小子脑袋灵光啊,立了大功,今晚我请客,?#31561;ツ抢錚俊?br />    赵卓不好意思地一笑:“算了吧。”
        郭豪?#35805;?#25289;起他:?#30333;擼?#36208;,?#26085;?#20010;地方喝两杯。”
        突然铃声响?#20284;?#26469;,郭豪打开手机一看,是谢婧打来的,连忙放在耳边:?#31508;?#20040;事?“
          ”颅骨复厚出来了。”谢婧的声音有些急,与她往日的冷静有些不同。
          “好,明天我过来取。”
          “我己经给你带来了。”
        郭豪向外看了看己经夜色垂幕的夜色:“你在?#25250;錚俊?br />      “在似水流年咖啡厅,快点过来。”
        郭豪放下电话,拍了拍赵卓:“不好意思啊,我有点急事,改天再请你。”
          “没事,?#26639;?#20320;去忙你的,”

           谢婧的处事风格郭豪清楚,冷静从容,也许是职业的原因吧,她很少在别人面前露出过不?#19981;?#24613;迫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就算身为刑警的郭豪相?#20154;?#30340;冷静从容也自愧不如,但今天的她急促的话语让郭?#26639;?#21040;了一丝惊讶,或许,准?#36820;?#26159;不?#30149;?br />    当郭?#26639;?#21040;似水流年的时候,谢婧一如既往地独坐在靠近窗前的位置,望着窗外迷离的夜色,手中的汤匙?#26376;远?#21160;地沿着杯沿来回摇动,显得有几分急促不?#30149;?br />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郭豪坐下就问:“一定要亲自送过来?”
        谢婧?#25104;?#26377;些苍白,轻咬着嘴唇。
        郭豪轻轻握住她的手,感觉到有一丝颤抖:“结果出来了?我先看看。”
        谢婧提起小包,自包取出三张照片:“有一张相貌破坏不大,几乎是完整的,别外两张花?#35828;?#26102;间。”
        郭豪取过细?#22797;?#37327;,三人面部特征?#24049;?#26126;显,除了先前没有破坏的那一个,另外两人面相几乎栩栩如生,一人阔面重眉,相貌颇为威武,一人是个锤子脸,大嘴唇,?#36136;?#30340;大?#20146;?#20960;乎将一双水汪汪的小眼睛挤到了两边。
          ”你?#32844;?#22812;了?“郭豪轻声责备:”眼睛?#36141;?#32959;红肿的。“
         ”你的东西,?#30475;味家?#24471;很急的。“谢婧挤出一丝难得的笑容,又轻咬了一下嘴唇,慢慢从包里再掏出一叠报告:”这是三具颅骨的DNA检测,我打算在警方充许的条件下向外公布,这可能要全面颠覆学界目前对人类的认识。“
        郭豪不由一怔:“不会吧。“接过看了看,?#20540;?#32473;谢婧:”这个我看不明白,你说给我听听。“
        谢婧轻饮了一口咖啡:”DAN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脱氧核糖核酸,它控制着我们的遗传秘码与性别,从我们的身上可以找到祖先们的常见病并且一代一代的传下去,DNA在特定条件下可以复制或发生突变,性别主要由染色体控制,在细胞内,DAN与蛋白质结合生成染色体,人类的染色体为四十六条。这三具颅骨的染色体表面上看上去也是四十六条,但有几个结构发生了分支,这些分支隐藏得很隐密,没有一定的经验学识很难分辩得出来,所以他们的染色体与我们大不相同,分别是六十六条,七十一条,七十九条。”
          郭豪一头雾水:“什么意思,我听不明?#20303;!?br />     谢婧慢慢疑视着他,声音也有些发抖:“他们不是人类。”
      
    • 杨汝洪
    荣誉版主荣誉版主
    • 发表于:2017/5/13 16:06:40
    1. 沙发
    2. 倒序看帖
    3. 只看该作者
    祝贺
    快快加微信:snn201510
      
    二维码

   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   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    加入签名
    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    送彩金时时彩平台大全
    <dl id="1itg7"><ins id="1itg7"><nobr id="1itg7"></nobr></ins></dl>
      <dl id="1itg7"><ins id="1itg7"></ins></dl>
      <dl id="1itg7"><ins id="1itg7"><thead id="1itg7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1. <output id="1itg7"><font id="1itg7"></font></output>
    2. <output id="1itg7"><font id="1itg7"></font></output>
    3. <sub id="1itg7"><address id="1itg7"><u id="1itg7"></u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<dl id="1itg7"><ins id="1itg7"><nobr id="1itg7"></nobr></ins></dl>
        <dl id="1itg7"><ins id="1itg7"></ins></dl>
        <dl id="1itg7"><ins id="1itg7"><thead id="1itg7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1. <output id="1itg7"><font id="1itg7"></font></output>
      2. <output id="1itg7"><font id="1itg7"></font></output>
      3. <sub id="1itg7"><address id="1itg7"><u id="1itg7"></u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  2019彩票中奖亿元 浙江快乐彩12选5任2 黑龙江时时彩前三走势图 生肖时时彩票 重庆百变王牌玩法技巧 广东26选5最后一期开奖 体彩p3试机号关注金码 广东快乐10分一定牛 精准一尾中特百分百 彩票哪个台开奖直播 贯天下十三水苹果系统 河北体彩网快乐扑克 贵州快3走势图彩票控 云南福利彩票官网 中竟彩